【特别报道】视觉中国请回答:你起家的6000筒胶卷版权是谁的?


昨天晚上,央视新闻报道痛批视觉中国,看的真是大快人心。央视新闻直言视觉中国能以“能奈我何”的嘴脸,把法务做成销售,侵犯原创者合法权益,一边又对使用者“维权敲诈”,是版权交易的吸血毒瘤。

这都被央视点名实锤了,视觉中国还是有点死了的鸭子嘴还硬的架势。

首先他们高冷,创始人柴继军接受鞭牛士采访,柴继军强调自媒体不懂版权的很多,侵权行为严重,说视觉中国只是努力传递版权意识。

不过,随着国旗国徽图片被曝光,视觉中国不得不“低头”,先自己关闭官网,然后发了一封道歉信。

这封道歉信中,视觉中国表示出现这些问题是因为“平台审核不严”导致,所以视觉中国自己主动自查自纠,关闭网站。

对于这封道歉信,三言君表示完全无法接受啊!

这都2019年了,视觉中国诞生到现在也近20年了。如果20年前你们说审核不力还情有可原;20年后的今天,你们拥有强大的盗版图片检索技术,却没有技术审核图片是否符合要求,这符合逻辑吗?

所以,今天,三言君要向视觉中国发起“灵魂三问”!

第一问

视觉中国创始人柴继军赖以起家的6000圈胶卷版权是谁的?

据21世纪经济报道早年的报道显示,2000年,在《中国青年报》已工作5年的摄影记者柴继军和工作3年的文字记者李学凌一起萌生创办一个互联网图片资源库的想法。柴继军称自己家中囤有6000圈胶卷,于是也就是这6000圈胶卷成为视觉中国起家的初始资本。

2015年中国青年报发表了题为《柴继军:不做个二三十年 那不叫文化企业》的人物报道,据该报道,柴继军的工作每天需要处理全国各地摄影师用特快专递寄来的图片。这些图片受限于题材和版面,往往都会扔掉,这让柴继军感到可惜。于是柴继军开始将没有选中的摄影作品保留,以供其他媒体同行挑选。

柴继军创业时家中囤了6000圈胶卷,同时也在公开渠道承认自己收集、存储未被报社选用的图片。这些图片虽然未被录用,但是仍属摄影师为报社供稿的职务行为,版权属报社所有。

问题来了。

在柴继军最初拥有的这6000圈胶卷中,有多少是柴继军以个人行为自由拍摄的?有多少是自己任职中青报的职务行为拍摄的?

如果有职务行为拍摄的,版权应该属于中青报。那么利用中青报的资源,创业盈利赚钱,当初是否支付中青报版权费用呢?

其次,柴继军收集的来自全国各地摄影师投稿、未被报社使用的照片,有没有被用于创业的启动资源售卖?如果有,有没有支付这些摄影师版权费呢?

第二问

视觉中国可以用软件监控全网侵权行为 为何事到如今仍然存在“审核不力”问题?

在经纬创投张颖讲述自己被视觉中国控告的过程中,提到了视觉中国开发了专门的软件监控全网自己的图片被盗用情况。

柴继军本人在接受鞭牛士采访时,也同样承认公司存在这种软件,目的是为了保护版权。

那么三言君想问,现如今互联网上信息繁杂,如此复杂的环境下你们视觉中国还能通过技术手段查到图片被盗用。

为什么这么多年来不开发一款合适的审核机制,预防今天出现的这些问题呢?难道视觉中国的图片库已经庞大的超出你们技术水平了?

第三问

摄影师以职务行为拍摄的照片上传至视觉中国版权归谁?

视觉中国作为图片版权方,却屡屡被指有敲诈嫌疑。更有网友称,自己被视觉中国索赔的图片版权根本就不属于视觉中国,没想到对方仍然强行宣称其拥有版权。

SOHO中国创始人潘石屹也发微博喊冤称,公司曾在2017年接到视觉中国电话,声称自己望京SOHO照片侵犯视觉中国版权。实际上这些图片摄影师都是潘石屹自己公司聘请,不存在一稿多投。

视觉中国创始人柴继军本人作为摄影记者出身,对于职务行为拍摄的照片版权归属问题应该十分清楚。

那么,三言君想问,摄影师以职务行为拍摄的照片,被上传至视觉中国的情况下,该照片属于谁?

既然柴继军在接受采访时诚恳表示视觉中国存在问题,那么也相信视觉中国能够对今天这三个问题给出令人满意的答案。

柴继军,我们等着你回复。【责任编辑/邹琳】

(原标题:视觉中国请回答:你起家的6000筒胶卷版权是谁的?)

来源:三言财经

IT时代网(关注微信公众号ITtime2000,定时推送,互动有福利惊喜)所有原创文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转载必究。
创客100创投自助手机验证申请彩金成立于2015年,直通硅谷,专注于TMT领域早期项目投资。LP均来自政府、互联网IT、传媒知名企业和个人。创客100创投自助手机验证申请彩金对IT、通信、互联网、IP等有着自己独特眼光和丰富的资源。决策快、投资快是创客100自助手机验证申请彩金最显著的特点。

相关文章
【特别报道】视觉中国请回答:你起家的6000筒胶卷版权是谁的?
中银交银财通博时等下调视觉中国估值 "补刀"2个跌停
【原创】视觉中国的敲诈生意经
打脸!欧洲南方天文台回应:视觉中国从未与我们联系 版权主张不合法

精彩评论